img-efa7422a74dd55df71f1fa2e9c8d5357

 

 

 

 

 

 

 

 

又是一個人,每次都固定只坐靠的那個位子,如果有其他客人坐了,就會轉身離開,刻意留意他會來的時間,特地為他保留下位子,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只覺得他總是透露出一種孤單的味道,還有偶爾墨鏡遮不到的瘀青,李成烈雖然好奇心特重,但同情心卻不怎麼多,只是這個人就是如此招惹他注意,每次來都是一身黑的打扮,咖啡也總是點同一種口味,差不多的時間一個人走進來,差不多的時間被一台車接走,因為好像有很多很多的祕密藏在這個人身上,所以李成烈幫他取了一個名字「香奈兒5號」!

 

    「哎,你的香奈兒5號,今天眼角又帶傷了,要不要問問他,怎麼了啊?」天使心腸的張東雨看他那樣總覺得心疼,可是非親非故的又不好開口問什麼。

 

    「怎麼問?我們又不認識。」李成烈沒大沒小的給了張東雨一個白眼。

 

    「用你咖啡店老闆的名義呀。」說完,張東雨笑呵呵的端著李成烈做好的咖啡走了過去。

 

    「喂!喂喂,東雨哥,你別衝動啊!」李成烈急忙從櫃台裡鑽出來,想阻止張東雨的衝動行為,卻弄巧成拙的撞翻了張東雨手上 的那杯咖啡,就這樣朝香奈兒5號身上潑撒出去。

 

李成烈趕緊拿起桌上的紙巾往那人身上擦拭,嘴裡一直喊著:「對不起!對不起!」

 

    「沒關係。」

 

李成烈不是沒有猜想過他的聲音會是怎樣,卻沒想到這麼特別,特別的很可愛,而且跟他面無表情的臉不太搭,便噗哧的笑了出來,反倒是對方被他搞得莫名其妙。

張東雨則是將兩個人一路推進員工休息室:「成烈啊,客人的衣服弄髒了,我們要替人家送洗的,找件乾淨的衣服給這位客人換吧。」

 

 

李成烈初丁的性格表露無遺,也不管對方會不會覺得唐突,就往人家的衣服伸手想解釦子,那人還沒反應過來,傻楞的就被解開了幾顆衣釦,但映入眼簾的卻讓李成烈說不出話來。

白皙的肌膚上,有著不該出現,而且很刺眼的痕跡,青一塊紫一塊的,不用解釋也知道是被打的!

 

    「是誰打你的?」李成烈沒來由的覺得火大,怒氣讓他沒控制好音量,也沒選擇好用語,好像對方是他的所有一樣質問著。

 

那人才忽然回神,趕緊拉回自己的襯衫,想把釦子扣好,卻因為太慌張了,手抖的一直扣不好。

 

    「回答我啊!」李成烈抓住他的雙手,有點力道的,強迫對方回答他的問題。

 

那人只是抿緊嘴唇,什麼話也沒吐出來。

 

    「不說話,那我只好報警了,你這一身傷,警察應該有責任跟義務幫助你。」

 

    「不能報警!」一時太激動,轉身想拉住李成烈,連自己的墨鏡都揮落了。

 

    「為什麼不能報警?」

 

 

 

 

香奈兒5號叫金明洙,是一個模特兒,用了一個「L」的藝名,最近被某個大老闆看中,花錢想跟他吃一頓飯,剛開始金明洙不疑有他,接受了經紀公司安排的飯局,去了之後才發現根本就是鴻門宴,飯局的背後是一場魚水之歡的買賣,你情我願的,但是金明洙根本就不知情,他逃跑了。

可最令他不能接受的是,本該站在保護藝人立場的經紀公司,因為收了那位老闆的好處,不斷的想將他送回虎口,到最後甚至對他拳腳相向,只是礙於還有未履行的合約,所以才都是對身體動手,除了偶爾他反抗,惹來更多的毆打,才會在臉上留傷。

雖然也想過逃跑或報警,可是經紀約還有五年才到期,而且那位大老闆似乎有權有勢,經紀公司代表警告過他,在他去赴約之前,是沒有其他家公司敢買他的合約的。

經紀人看他這樣很可憐,不能也不敢幫他什麼,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他每個禮拜三的下午一點能有自已的時間,經紀人會在兩個小時後來接他,金明洙也不想害人家丟了工作,也很感謝經紀人,所以總是乖乖的哪兒也沒去。

金明洙說他喜歡李成烈開的這間咖啡店的香味,所以走進來,之後沒地方去就想到這兒,也就習慣了,就像他喜歡攝影一樣的,已經變成血液裡的一部份了,還說他喜歡張東雨總是帶著笑容的樣子,好似沒什麼煩惱,每次看到張東雨都覺得能得到能量,讓他再回去忍耐像地獄的日子。

 

 

李成烈留了自己的手機號碼給金明洙,說了有什麼事情就打來,不管什麼時間,都沒關係,李成烈看著他溢出光芒的眼睛,忍不住著迷,被激起了保護慾,他想看他笑起來的是什麼樣子。

本來想問問成鍾,同在一個圈子,應該能問到一些小道消息,哪知道,鍾兒這傢伙根本什麼都不曉得,看來應該混得不怎麼樣。

 

 

 

 

日子一多,金明洙和李成烈、張東雨也愈來愈熟絡,只是李成烈很吃味,金明洙和張東雨比較親近,總是有意無意的介入他們之間的談話。

他希望明洙貓咪般的可愛笑容,只對自己展現,他希望明洙肉肉的溫暖掌心,只摸自己的臉,他希望明洙鑲了鑽石般的閃耀雙眸,只向自己凝視,他希明洙...........................!

李成烈忽然被自己的念頭嚇到,是發什麼神經了嗎?!

 

 

第幾次了,金明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被攝影師要求專心了,這太不像他了,一點都不專業,可是李成烈一直不斷的跑進他的腦袋擾局,讓他抓不到情緒可以應付拍照,連表情都無法順利的呈現出來,直到攝影師受不了了,喊休息,他才鬆一口氣。

雖然最後把照片拍完了,但是金明洙還是覺得很抱歉,他很少這樣的,害經紀人被念了一頓。

經紀人送他回到住處,聽到電子鎖上鎖的聲音,金明洙知道自己又被囚禁了,他滑開手機,點進相簿,看著他偷拍的李成烈,修長的手指正拿著銀色的沖煮壺替客人製作手沖濾泡咖啡,他閉上眼睛,那天的景像就能立刻活靈的顯現在腦海。

那天,張東雨沒上班,他坐在老位子,看著李成烈忙進忙出,拿出咖啡豆,聞了聞之後露出滿意的笑容,將豆子倒入磨豆機,記得李成烈曾經說喜歡手動磨豆機的原因是可以慢條斯里的聞一聞咖啡豆最香的香氣,雖然跟他衝動的個性很不搭,但金明洙還是著迷了,然後李成烈將濾紙放好,放進磨好的咖啡粉,拿起沖煮壺倒進熱水,細細的,打著圈將咖啡粉浸溼,時間好像也跟著慢下來,撒進來的陽光剛好,讓懸浮在空氣中的灰塵都變的詩情畫意起來,咖啡香氣隨著裊裊的白霧,將李成烈框成了一幅讓金明洙好想收藏的畫,如果能永遠停在這裡,多好!

 

 

 

 

時間,是一個解決麻煩不錯的方式,跟固執的金明洙相比,沒有人能贏過他,漸漸的那個大老闆有了新目標,就忘了金明洙,所以也不再逼迫經紀公司,尤其是經紀人最高興,他可是打從心底心庝這個漂亮又單純的孩子,但是為了要有收入,不能替他打抱不平,現在一切雨過天晴了,公司對他的所有禁止令全都取消了,他第一時間告註金明洙,沒想到這孩子竟然迫不及待的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李成烈。

 

 

推開咖啡店掛著「休息」牌子的門,因為太急著想跟李成烈分享了,根本沒有注意到可疑之處。

 

    「成烈?」

 

張東雨忍不住喀喀喀的笑聲,露餡兒,李成烈吹胡子瞪眼的推著他和蛋糕從員工休息室走出來:「生日快樂,明洙。」

 

    「咦?」金明洙本來想跟李成烈、張東雨說好消息的,沒想到卻意外收到驚喜。

 

    「明洙啊,你想說什麼,我們都知道,就當作是你重生吧,來許願。」張東雨替蠟燭點上火。

 

金明洙認真的閉上眼睛許願,可下一秒,卻因為嘴唇被人堵住而驚訝的睜開眼。

 

    「呀!東雨哥,這跟說好不一樣,嚇到明洙怎麼辦?」李成烈原本的計劃是親明洙的臉頰的,結果張東雨趁他不注意硬推他一把,害他沒對準就親了人家的嘴,觸感還不錯。

 

金明洙還站在原地傻笑,蛋糕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壽星捧著的。

 

    「明洙啊,成烈說他很喜歡你,你就答應他吧,不然他這輩子都要單身了,我認識他這麼久,第一次看他喜歡一個人啊,答應吧!」張東雨一邊跑給李成烈追,一邊把李成烈喜歡金明洙的祕密喊出來。

 

    「明洙啊,別聽東雨哥亂說話。」李成烈繼續追打張東雨。

 

    「我喜歡成烈。」金明洙的一句話,讓兩個人停下所有的動作。

 

    「明洙,你說什麼?」

 

    「我說,我的生日願望,就是跟李成烈在一起。」金明洙臉紅著,用可愛的聲音說完這些話,然後就收到李成烈大大的擁抱。

 

    「生日快樂,你的願望實現了,我就和你在一起吧。」李成烈不客氣的親上金明洙的唇,完全無視張東雨拿起手機拍照準備上傳網路,公佈他結束單身生活。

 

 

金明洙想,愛情,果然什麼時候會來,誰都不知道,它就這樣偷偷的悄悄的藏在生活的角落,等待適當的時機發芽,冒出土,好險,他沒有放棄自己的生活,所以才能來到有李成烈的世界,這個生日禮物,他會好好收著,打算一輩子都不放手。

 

 

 

 

 

 

 

======================================================================

 

哇~!趕上了!趕上了嗎?! 

差點來不及給酥酥生日快樂,因為最近工作太可怕了,快不能呼吸了

每天只能靠Infinite的音樂舒援我的疲憊,嗚T T

言歸,正傳

我們集帥氣與可愛於一身的金明洙,生日快樂

看到成員們給他慶祝了,好小氣的蛋糕,哈XD

不過,相信他還是有收到大家滿滿溫暖的祝福

祝,喜歡要求大家叫他「L」的엘,Happy Brithday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