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賢忽然好想念喝醉了就會變的可愛的聖圭哥,那個時候他才不會像現在這樣冷默高傲難搞呢,沉著一張帥氣的臉究竟在想些什麼,南優賢真的猜不透,應該說沒有把握猜對,怎麼覺得這感情被曝光在兩人之間之後,他反而變的不像自己了呢?面對金聖圭愈來愈沒有保鏢的樣子就算了,還有愈來愈趨於弱勢的傾向,就算平時再怎麼被他牽著鼻子走,他也還是有聽自己話的時候,哪像現在,金聖圭隨便哼一聲,他就立刻繃緊神經就擔心一個閃神錯過了金聖圭投過來的任何直球、變化球。

而他現在竟然覺得慌張,面對他,金聖圭絕對有冷戰的天份,這個他從小就有足夠的認知了,或許是身為被捧在手心的少爺身份,可能是他與生俱來的天生魅力,讓金聖圭很少被拒絕,所以,他有足夠的能耐讓別人心甘情願的臣服於他,例如他,南優賢,所以,金聖圭從來不會做出對他低頭的事情,即使對他示好,也都是在喝醉酒的情況下,更不要說「對不起」三個字了,從小到大,他根本沒聽過這句話從金聖圭的嘴裡吐出來過。

南優賢跟他一起坐在計程車上,時不時用眼尾偷瞄臉色不怎麼好看的金聖圭,自己慢吞吞的伸手覆上金聖圭放在大腿上的左手。



金聖圭憋的很辛苦,但是,他肯定南優賢沒有和他冷戰的勇氣,於是一直冷著一張臉,正眼都不看一眼南優賢,自顧自的走出酒吧,自顧自的招了計程車,雖然他都刻意等著南優賢追上來,等著南優賢坐上車,不過,他知道南優賢絕對不對想那麼多,他一定會認為那是因為他是他的保鏢,所以,金聖圭才稍微等他一下下,其實,金聖圭真的不太喜歡南優賢把自己定義的那麼死板,他們從小一起長大,難道這傢伙還不夠明白,他早就沒有當他是保鏢了。

這次,他絕對不要再藉酒發揮,就是要兩個人都意識清楚的時候把現在的狀況釐清楚,這樣他才能知道未來要用什麼樣的態度來面對南優賢,他希望能以不同的身份,讓兩個人變化成新的關係,其實,對於感情,金聖圭不得不承認自己一向不夠敏銳,但是,他也有一個優點,那就是,發現問題就會積極的想辦法解決,所以,他並不介意自己對南優賢用了點小手段。

感覺到南優賢伸過來的手,金聖圭翻了手,和他十指交扣,扣住南優賢不大又肉感十足的手。





千萬不要以為金聖圭眼睛小就沒有震攝力,南優賢現在坐在沙發上可真的是坐立難安,尤其是金聖圭正以一種王者的姿態雙手抱胸坐在他的對面,一句話都不說,南優賢知道他在等自己主動開口,可是,他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是金聖圭想聽的,交握的雙手,右手上彷彿還殘留著金聖圭手掌的溫度,莫名的,南優賢愈來愈覺得委屈,鼻頭也漸漸變紅,眼看淚水就要湧上來了,他硬是忍耐著。


金聖圭自然沒有忽略南優賢想哭的模樣,一直以來只要想哭就咬下唇,金聖圭曾經懷疑,是不是南優賢老是這樣咬,所以下唇才會看起來這麼可口?

李浩沅告訴他,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偶爾放下不重要的面子、自尊心並不會怎麼樣,反而可以讓很多事情更容易的解決,這是張東雨教會他的,也許南優賢不坦率是因為習慣了自己比金聖圭略低的身份地位,所以,無法輕易對他說出喜歡,如果,金聖圭能夠適時的先主動,搞不好事情很快的就能得到結果。

金聖圭嘆了一口氣:「優賢吶,我喜歡你,跟我在一起吧!」


簡單的一句話,讓南優賢終於眼淚決堤,他以為這句話金聖圭不會再說第二次,他害怕金聖圭不願意再向他告白,他擔心自己沒有想像中那麼被金聖圭看重,因為,他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金聖圭,從小開始,就不能自拔的喜歡上這個人,他的主子,他知道不被准許,所以一直以來都小心翼翼的藏著,只是,朝夕相處,再怎麼藏還是無法控制日與俱增的心意,像被澆了養份一樣的逐漸茁壯,有時候連自己都被壓的喘不過氣。

幸好,再難受,金聖圭都在自己的身邊,而且自己就在他身後保護著,所以,金聖圭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這一切都因為金聖圭的一句話出現了裂縫,迅速的被瓦解,他真的沒辦法克制自己貪心的念頭,他現在就想奔進金聖圭的懷裡,可是,他遲疑了,這樣真的可以嗎?老爺知道了會怎麼樣?


金聖圭可沒有那麼多耐心等南優賢從亂如麻的思緒中恢復過來,向來,他的話重來不重複第二遍的,這次,他說了,結果南優賢竟然遲遲不給回應,這叫他怎麼接受的了?他站起來,轉身就打算走了,才邁開步伐,南優賢就從身後抱住他。

    「不要再丟下我了,我一直都看著你的背影,以後再也不想這樣默默看著你了,我們在一起,在一起吧,你發誓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拋棄我,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會丟下我,聖圭哥,我要你發誓。」


    「我發誓,我金聖圭不管發生什麼事,絕對,不會丟下南優賢,也不會拋棄他,南優賢的一輩子都歸我了,休想從我身邊逃開!」金聖圭抓緊南優賢抱在腰際的手,他知道南優賢對於小時候被父母拋棄這件事一直存在著陰影,是他疏忽了,以為不提就能被時間沖淡,但是,有些傷痛並不是那麼容易被遺忘的。





    「哎唷~,你們兩個能不能顧慮一下在場所有人的眼睛,別這麼肆無忌憚的放閃,行不行?」李浩沅拿起剛摘下來的墨鏡,重新戴回臉上。


    「哥,你真是肥水不落外人田,竟然用這種方法把優賢哥綁在身邊,這下你百分之百安全了,老爸再也不用擔心你了,哈哈。」金明洙搭著李成烈的肩膀,調侃著自己的哥哥。


金聖圭根本就不在意他們酸溜溜的攻擊,最好羨慕死,哼!他就是要所有的人都知道南優賢已經被他屬名了,所以,休想再隨便打他的主意,這種低調的炫耀,金聖圭做起來完全得心應手。


南優賢真的不知道金聖圭的佔有慾這麼強!

雖然他仍然是保鏢的身份,但是,身兼愛人,金聖圭不准許他再走在身後,不管到哪裡,都必須和他手牽手,如果不小心多瞄別人一眼,金聖圭絕對會身體力行讓南優賢知道什麼叫腦袋、眼睛、身體都只許順從他一個人,偶爾,他有上當的感覺,只是偶爾。


只能說,金聖圭沒在南優賢表現出來的這一面,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一面,而對於南優賢,一直以來,他都隨心所欲習慣了,也就這樣理所當然的展現,是南優賢叫他發誓絕不離開他的,他就在履行諾言啊!

金聖圭又在大庭廣眾之下向南優賢索吻,並把點餐這件事交給南優賢,說南優賢最知道他要吃什麼了,根本就是假瞭解之名,行放閃之實,無視於其他人受不了的目光,他現在和南優賢可算是熱戀期,熱戀期不就是該這麼膩歪嗎?想當初李浩沅和張東雨也是這麼閃他們的,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不閃瞎他們,哼!








~ End ~





文章標籤

infiniteclou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